中国金属利用澄清沽空 股价反弹超10% Hindenburg狙

  原标题:中国金属利用澄清沽空,股价反弹超10%,Hindenburg狙击失败?

  从Hindenburg的报告中,Hindenburg对进行了多个指控,其中,以下几个为主要的指控。

  指控一,Hindenburg认为公司从IPO至今已募集超过25亿港元现金,但公司多次并购,以最低资产购买了多个新成立的实体,合计支付的金额高达15.6亿港元,并且在一些未公开和披露的关联方交易中,与CMRU董事长的女儿有著明显的联系。由此可见,Hindenburg认为公司存在利用募集资金来进行利益输送问题。

  指控二,Hindenburg认为公司的债务缠身,并且无力偿还,公司在2019年的手头现金仅6470万元(人民币,下同),但一年内到期或应要求偿还的借款高达15.59亿元,并且公司的经营业务不佳,不能通过经营利润来偿还公司的债务。

  指控三,俞建秋的前公司古杉环保曾被媒体指控涉嫌虚假欺诈,可能存在相似的情况。

  指控四,2016年4月22日至2017年11月29日期间,公司发布的业绩表现不佳,但这段期间公司的股价波动不大,有操纵的可疑。

  由此可见,Hindenburg主要认为中国金属利用的财务危机问题十分严重、经营业绩不佳及大股东的前公司的财务欺诈等问题的指控,不能支撑公司约76亿港元的市值。而在沽空之后的两天,公司的股价在5月18日及19日分别下跌3.11%及9.64%。

  5月20日早上,公司发布针对此次沽空报告的澄清公告,公司表示并无与Hindenburg研究分析员进行任何会晤或联络,认为其指控不正确并有误导性。

  其一,公司认为对于古杉环保事件,Hindenburg只是基于若干媒体报告,并无证实。但古杉从未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任何监管调查,核数师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于其在纽交所上市的所有重要时间对其财务报表刊发无保留核数师意见。同样,中国金属利用自上市以来,核数师一直对其财务报表刊发无保留核数师意见。

  其二,关于公司收购新成立且资产净值极低的目标公司,Hindenburg认为其中一间还没营业。公司认为目标公司的价值在于盈利能力,并非资产价值,并且此次收购代价的主要部分为非现金代价,支付的有关非现金代价按日后产生溢利而定,因此,如果目标公司表现不符预期,应付实际收购代价也会相应减少。

  其三,Hindenburg认为绵阳兆丰与湖北融晟的收购与公司的主席或家族成员有关,存在利益输送。但公司认为由于绵阳兆丰将成为本公司的附属公司,加入本集团成员公司的各项联系详情,作为绵阳兆丰的公司资料。

  其四,公司表示由于过往已作拨备的应收款项其后由公司的债务人结清及支付 ,因此拨备根据适用会计准则及政策予以拨回,并非Hindenburg所指是为了提高公司的财务表现的手段。

  其五,Hindenburg认为公司结算应付款项时面临困难,但公司在2019年的销售成本约242.7亿元,公司未偿还应付款项及逾期180天的应付款项分别占销售总成本约2.30%及1.47%,由此可见,公司已结清在2019年的应付款项约97.7%,未结清的占比较小。

  其六,Hindenburg认为公司获得政府补贴主要是与政府存在友好关系,但公司认为补贴是有关政府机构根据适用中国法律及法规拨付。

  从公司的澄清公告来看,只对Hindenburg的部分指控作出澄清,而Hindenburg对公司的债务较多、现金缺乏、经营利润等问题并未作出反击。从股价表现来看,在5月20日公司澄清公告的当天,股价在当天的大涨10.67%。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成交额仅400.4万港元,远不及5月18日及5月19日的642.4万港元及1033万港元。

  中国金属利用是一家专业从事再生铜加工的公司,主要产品有铜杆、铜棒、铜排、铜丝等。自2014年上市以来,虽然公司的营收快速增长,但2015年及2016年都处于亏损状态,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是184.58百万元、20.12百万元及75.00百万元(2019年为未经审核数据,下同),从公司近几年的业绩来看,公司的盈利能力表现不太稳定。不仅如此,上市以来,公司的负债持续增长,由2014年的1134.89百万元增长至2018年的2797.75百万元,资产负债率由2014年的47.13%增长至2018年的59.48%。

  2019年,公司的营收为24012.65百万元,同比增长16.33%,归母净利润为75.00百万元,同比增长272.73%。虽然公司在2019年的营收及净利都呈现增长。但公司的债务及现金问题就越来越凸显,其中,公司在2019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64.70百万元,同比减少42.71%,计息借款高达1698.63百万元,同比增长47.98%,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一年内或应要求偿还的计息借款高达1559.85百万元,远高于期末现金。

  除此之外,公司原本在2019年8月31日到期的亨富可转换股债券延长至2020年8月31日。不仅如此,公司在4月15日发布公告称,同意发行每股2.68港元认购3.25亿股认购股份,想较于4月14日收盘价每股2.94港元折价约8.84%,公司表示将拥有偿还部分计息贷款及补充集团的流动资金。由此可见,目前公司的资金较为紧缺。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以来,大股东俞建秋多次减持,据同花顺数据,俞建秋在2019年7月24日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约39.82%,但在2020年3月31日,俞建秋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仅约29.65%。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国家能源局:推进柔性直流、智能电网建设鼓励建设新一代电网友好型新能源电站

  科技股成“香饽饽” 机构蜂拥调研!私募:应该出现1000多元的科技股!

  13万股民踩雷!280万手巨单封死跌停,股价暴跌95%,又一股锁定退市!这些股处于“悬崖边”

上一篇:云数据:化工有色贵金属联袂抢攻多头
下一篇:每日提示——贵金属(5月21日)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华东有色金属城4月22日废铝报价
服务热线

http://www.headandneckimaging.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